科技

可怕的不是樱花而是人心的孤独

2019-06-08 12:1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反复发烧
宝宝反复发烧
宝宝反复发烧

看到“樱花”字眼,我就想到它是日本的国花,因为樱花的精神,也就是日本人所谓的“樱花情结”,在自己辉煌的时候凋谢,又称之为“死亡之花”。

向来觉得樱花如昙花一般,在极其短的时间内让人们见识它的美。我们赏樱,不光是欣赏它的美丽,更是赞赏它灿烂凋谢时,不污不染、轻盈洒脱的性格,也是日本人民崇尚的日本精神。

在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到樱花开得灿烂的地方,一边吃着寿司,喝着日本酒,一边陶醉在漫天飞舞的樱花雪月中,是日本人一年里重要的事情。每当春天樱花季节展开之际,人们群聚于各地赏樱名所,席坐粉白花树下,三五成群,举杯高歌,谈笑风生,尽情捕捉烂漫春光。我以为这是极美的画面,也是极美的生活,但是坂口安吾的《盛开的樱花林下》却给我解读了另一幅画面,他以叛逆的笔锋描写了樱花林下的孤独与虚毋,看得让人有点瘆得慌。也可能真如他所说,我们看到的其实是假象。

他说早年的日本人,只会觉得樱花相当可怖而骇人,不认为那是美景良辰。把“人”从中抽离,哪有春花烂漫,更没有谈笑风生,留给人们的只有满地狼藉、斗殴闹事、血流成河、鬼魂乱嚎……,是一座樱花盛开的树林里,若悄无人影,便空余悚然。如果你要去铃鹿岭,就一定要穿过半山腰的樱花林。据说樱花盛开的时候,过路人经过花下就会发狂,路过的人都如惊弓之鸟,狂奔离开此地。看到这里,我不由地想起小时候放学路过一片乱坟岗的情景,那状态和坂口安吾描述得一模一样,害怕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经过这片樱花林下,现在想想还心生恐惧。

好汉不怕巷子深,山贼不怕静寂山。当这里渐渐绝了人迹之后,有一个性情残忍的山贼在此居住下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他开始拦人于荒山野径,剥衣、斩首……他也会恐惧于这片盛开的樱花树下,目睹花瓣缓缓飘零,他会感到自己的灵魂好似也随之慢慢凋落,愈发纷乱。年得一年,日复一日,总是想着“明年再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他竟然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从一个老婆增加到七个老婆,直到第八个老婆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人生。绝美女子的出现,令山贼如同被漫天花雨蛊惑般,不计代价强抢她为妻,还应美人的要求杀掉了其中的六个老婆。山贼对女人百般讨好,甚至同意迁居京都,从此为她杀人越货,并割下人的首级带给她玩乐消遣。但女人那漫无边际的欲望也让山贼对京都生活倒尽了胃口。她的欲望就像是只直线飞行于天空的小鸟,毫不休息、绝不停止地翱翔;它总是不显疲态、总是带劲地切过横风,保持愉快的心情遨游,不见止境。终于有一天,山贼厌倦了每日为她杀人并带人头回来供她凌虐玩乐,他开始怀念昔日的那片樱花林,决定回到山上去。

离开时他感觉樱花林下冷风阵阵,寒风扑面,他只想逃离那一片花海,那种全身颤抖、上气不接下气的痛苦,残留在他的身上好长时间。到京都生活到无聊至极,无法融入到这座城,他开始了怀念和追忆,重新回到往昔的道路,再次经过那片正当盛开的樱花林下,心爱的女人在樱花林的正中央却停止呼吸,他伏地放声大哭,但是却毫不害怕,无所畏惧。因为他现在不再畏惧“孤独”的必要,因为,他自身正处于孤独。我想可怕的不是樱花,而是人心的孤独。

《盛开的樱花林下》集中收录了《盛开的樱花林下》、《禅僧》、《夜长姬与耳男》、《闲山》、《紫大纳言》五篇富于怪诞色彩的短篇小说。坂口安吾笔下的世界,表面如同樱花盛放般,浪漫而引人迷醉,背后却颓废而绝望,充满了暴力、凌虐、死亡与鲜血淋漓的尸骨。

人与人之间相处,因为各种原因亲近,一旦过于亲密又会不断疏远,让心爱的人葬身死海。浓烈的欲望使人不惜一切迷失了方向,失去了自我,欲望过后又会产生恐慌和悔恨,这可能就是人性的复杂吧。他以细腻优美的文字,书写对日本传统道德与价值观的反思。故事有点瘆人,但是值得细细阅读,深思人生。

中国旅游日济宁将办系列活动好吃好玩好看的
今年一季度获韩国签证中国人增45
南京一个宽容的城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