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吴军:5G时代看好华为,“投资赛道”提法是赌徒心态

2019-05-17 14:4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门开了。背着“码农标配”双肩包的吴军走进采访间。

吴军有很多身份。他曾作为研究员和副总裁先后任职谷歌、腾讯;他也是个高产的作家,从在谷歌黑板报上连载的《数学之美》,到梳理了IT产业发展历史脉络的《浪潮之巅》,到《硅谷之谜》、《见识》,再到近日新出通俗易懂的《全球科技通史》,还在得到上开了多门课程;他嘀嗒出行App全新升级同时还在硅谷做风险投资,是丰元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采访时,吴军的回答言简意赅,但又观点鲜明。比如,谈到5G,他说自己看好的是华为,同时5G有机会出现大公司,而提起投资,他反对现在所谓“投资赛道”的提法,说这带有“赌徒心态。”当有读者问他中国是否会诞生自己的巴菲特时, 他直接回道:“谁是中国的巴菲特和你关系真的不大。”

科学是可叠加式进步

在今天,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的诗超过了李白、莎士比亚,绘画超过了米开朗基罗,或是作曲超越贝多芬、莫扎特。但是,今天任何一个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都敢说他的医术超过了50 年前世界上的名医。

“这是因为,科技几乎是能够获得可叠加式进步的理论。”吴军在他的新书《全球科技通史》中说。

例如,古希腊人被推崇为哲学霸主、科学鼻祖、艺术宗师、文化旗手,但少有人知的是,希腊人的文明大都建立在新巴比伦人的基础上的。其实,在数学、天文学、艺术、建筑等核心学科上,新巴比伦人有着从0到1的突破。

再如,正是受到牛顿力学原理的启发,瓦特打开了工业革命的大门。工业革命发生后,欧洲200年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前2000多年,人均GDP增加了50倍,而中国经济也在快速发展,这些增速足以说明科技的力量。

历史总在重演,科技永远向前。20世纪科技发展相比之前几千年有一个明显区别,为何逾千技术移民申请英国居留权时遭到拒签就是信息的作用和围绕信息发展出来的技术占比越来越高。雷达、人工合成大分子物质,以及引力波被证实,它们从本质上讲都是检测和破解信息。

而人工智能的爆发背后,其实也是算法、算力和数据这三个因素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结果。

去年,有三位人工智能先驱获得图灵奖。吴军提到,一旦获得图灵奖,好消息是意味着这项技术研究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并在一定领域被证实,坏消息是短期内就不要再想突破了,再有突破可能还需要20年的积累。

对于人工智能泡沫的说法,他认为,任何一次技术革命都会有泡沫,AI也不例外,比如现在一些人工智能企业的问题在于把原本不需要用人工智能解决的问题用人工智能来解决。但泡沫不可怕,当重新洗牌后,的资源会留给那些有生存能力的公司。

比如,在AI展开应用的自动驾驶领域,吴军提到了几家不同类型的参与者:谷歌的Waymo、特斯拉和GM(通用汽车)。其中,Waymo估值比特斯拉高,但它自己并不生产汽车,是技术提供者,GM(通用汽车)是汽车制造商,通过收购新技术一下子跃至无人驾驶的前列,而特斯拉和GM的差距相当于“中甲”和“巴塞罗那”球队的差距。

“IT企业做汽车很困难,更多可能是和汽车厂商合作,合作模式将是历史的大势。” 吴军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可叠加式”的进步。

反对“赛道”概念:有赌徒心理

吴军说,他研究科技史还有一个很现实、甚至有点儿功利的原因,就是在今天这个发明数量过多的时代,他想知道什么技术真正对未来世界的发展有帮助,以便能及早地投资那些技术。

梳理科技史时,吴军发现:几千年来科技发展有两条清晰的脉络,就是能量和信息。它们不仅将整个人类科技史贯穿,还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当下和未来科技的动态。

沿着上述思路, 吴军在书中例举试驾越野三菱帕杰罗 给你一次重振雄风的机会了一些目前可以看到的比较重要的研究领域,包括但不限于:癌症的预测性监测、“新生产关系”区块链、利用量子通信实现数据安全、IT器件的新材料、星际旅行等等。

作为风险投资人,吴军对财经记者说,自己认为投资寒冬的说法并不确切,因为大家还在继续投项目,任何经济有周期,投资遇冷还是遇热都是正常现象,“投资是为了盈利的,没有谁说只要创业就给你钱。”

谈起投资赛道,他很直接地说:“‘赛道’这个概念是我从来反对的。”因为他认为这种提法带有一种赌徒心理。他说,别看做风险投资的人喜欢对外讲趋势,其实这不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而是从他和别人的投资项目中总结出来的。当前技术成熟到哪个程度、有哪些产品形态比较成熟,使得在某个领域创业的人比较多,慢慢投资人展开投资,这是一个结果,看上去是有些人是把结果总结成赛道,这并不是他成功的原因。

提到自己的投资逻辑,他提到自己投资的项目有的好、有的死掉了,对于死掉的项目千万不要去管它,而好的项目要双倍给它钱,再经过筛选在生存下来还要继续加倍给钱,的结果一定是把多的钱给了的项目。

按照吴军的总结,5G恰恰也是一个能量和信息的结合。5G时代是否会产生新的BAT?

在吴军看来,到了5G时代,原先的网络架构将被颠覆。他看好的是华为,不过这家公司并不是5G时代的产物,而是可叠加式的进步。BAT不是移动互联网诞生的公司,移动时代诞生的反而是小米、头条等等。他举例,抖音的国际化发展比微信不知道好多少,“每一次新的技术起来都会有新公司,一定会出现大公司。”

而对于火热科创板,他提到从美国历史来看,股市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诞生了纳斯达克。股票分两种:一种是价值股票,一直是增长型股票、过去价值型股票比较多,经过很长时间大家才认可了“增长型企业”,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亚马逊,它曾面临长期亏损,但是成长速率高,并且终实现了盈利。“这些公司风险非常大,需要有很好的监管机制。”

“但的投资不是买科创板的股票,而是更加关心你的职业成长。”吴军对现场一位提问者说。

科技晚报:瓜子二手车推行大安全计划 特斯拉重组Autopilot软件团队携程出海再落一子,将成为印度在线旅行公司MakeMyTrip股东音乐大师喜多郎将于5月开启首次中国巡演
分享到: